<sub id="zbb7f"></sub>

          <address id="zbb7f"></address>
          <sub id="zbb7f"></sub>

            <sub id="zbb7f"></sub>

            <sub id="zbb7f"></sub>
              <sub id="zbb7f"></sub>

                首頁 » 公告與新聞 » 媒體報道 » 正文

                期貨日報:“上期所20年發展親歷者專訪”— 張玉清:潛心研究十余載 上期所推動原油期貨上市

                 作者:韓雨芙

                2018年3月26日,隨著一聲鑼響,國內首個對外開放的期貨品種——原油期貨正式上市交易。

                作為“工業的血液”,原油對于一個國家經濟的意義不言而喻。而期貨市場,價格發現功能在優化資源配置方面有極為重要的作用。

                為將兩者有效結合,推出更能反映國內乃至亞太地區供需關系的期貨品種,上海期貨交易所(下稱上期所)自2001年就啟動了對原油期貨的研究,并在之后的17年里克服了種種困難,終于在2018年3月于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上期所子公司)掛牌上市了中國版原油期貨。

                為了原油期貨的上市,上期所走過了怎樣的開發歷程?國家能源局原副局長張玉清作為這一歷史事件的見證者及參與者,對此深有感觸。在他看來,雖然中國原油期貨的推出過程很是艱辛,但這也為之后其他國際化品種的推出打下了良好的基礎,相信未來將有更多相關產業鏈品種、更多國際化品種上市。

                 
                A 潛心研究多方溝通 上期所制定“原油期貨從燃料油起步”策略

                原油作為重要的戰略物資,不僅被稱為“工業的血液”,更有“大宗商品之王”的稱號。我國作為正處于快速發展階段的發展中國家,隨著國民經濟持續穩定增長,原油進口量不斷增加,對外依存度不斷攀升。據張玉清介紹,早在1996年我國就已成為原油凈進口國,到2000年我國原油凈進口量為5996萬噸,2005年這一數據增長到了11875萬噸,到了2008年則為17472萬噸,之后還在持續不斷地增長。

                盡管如此,我國在國際原油市場的定價上卻沒有任何影響力,只能被動地參照國際原油市場價格進行交易,這對于我國石油企業的經營、行業的發展,都是非常不利的。考慮到國際原油現貨市場的定價多數參考期貨價格,國內希望推出境內原油期貨的呼聲也就越來越高。

                2001年,上期所就啟動了原油期貨研究。但由于當時石油行業的市場化基礎不夠完善,上期所將原油期貨的突破口放在了當時市場化程度最高的燃料油品種上,并于2004年8月25日上市了燃料油期貨。這也是上期所成立之后上市的第一個新品種。2004年年末,上市4個多月的國內首個能源類期貨品種——燃料油期貨,累計成交564萬手,成交金額1237億元,持倉3.2萬手,參與交易的群體涉及近180家會員的上萬個客戶賬戶。總的來說,交易運行平穩,價格與國內外相關市場聯動緊密,市場規模逐步擴大,顯現出良好的發展勢頭。

                上期所抓住燃料油期貨成功上市、運行良好的契機,緊鑼密鼓地開展原油等品種的研發。2004年12月,上期所找到國家發改委能源局,開展原油期貨的研究。當時課題研究的目的,一是推動石油行業的市場化改革,二是擇機上市原油期貨。

                此后,上期所通過各種形式和外匯、海關、財稅、商務等部門進行溝通協調,推動保稅交割業務的發展,2010年保稅交割首先在銅和鋁期貨上開展起來。因為我國國內原油現貨市場不發達,保稅交割對于原油有特別重要的意義,銅鋁保稅交割為原油期貨創造了條件、積累了實踐經驗,其間上期所也多次和能源局商議。2013年,上期所又上市了石油瀝青期貨,也為原油期貨做了鋪墊。“可以說,上期所為推進石油期貨的上市,付出了長時間的、艱辛的努力。”張玉清如此評價。

                B 精雕細琢堅持不懈 國家能源局推動下原油期貨終獲批

                據張玉清介紹,與國家能源局的合作是從2009年開始的。“實際上,2009年之前,上期所也曾多次來到國家能源局與我溝通,介紹他們的想法。在國內推出原油期貨這一點上,我們不謀而合,大家都覺得推出這一品種將提升我國在亞洲甚至國際原油定價上的話語權,不僅有助于現貨企業的避險,還可為國內投資者提供更多的配資工具。”

                基于此,2009年11月左右,在張玉清的主持下,上期所與國家能源局石油天然氣司召開了“原油期貨研討會”,邀請了發改委、財政部、海關總署、外管局等相關部委有關司局、大型石油公司和一些研究機構的同志,針對原油期貨上市的可能性和可行性進行了探討。

                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會上大家對上期所提出的“國際性交易機制、以人民幣計價、保稅交割”的原油期貨方案基本認可,但認為還有一些問題需要進一步研究并取得相應的政策支持、細化操作方案。

                如市場參與者方面,需監管部門明確境外投資者參與的方式及監管辦法。如計價幣種,也需監管部門明確是選擇國際通用的美元計價還是有利于促進人民幣國際化的人民幣計價,并制訂配套的外匯額度管理、外匯賬戶管理、結售匯管理操作辦法。再如交割方式,需最終確定是采用實物交割還是現金交割。關于保稅交割制度,大家認為相關政策和操作方案也有待進一步研究完善。最后就是監管和風險防范上,也需要針對原油期貨交易的特點,形成有針對性的風險防范和監督管理措施。

                在張玉清看來,雖然會上很多部門對于原油期貨上市的可能性還表達出了一定的疑慮,但這次會議,相關的部委司局和石油公司都參加了,對于統一思想、形成共識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說,“是國內對推出原油期貨的可能性進行的第一次全面、深入地溝通”。

                隨后,針對大家提出的問題,上期所和能源局油氣司進行了進一步的研究和探討。到了2011年4月,張玉清再次主持召開了“原油期貨推進協調會議”,正式征求了各個部委司局和石油公司的意見,并就各個部門提出的建議和意見進行了針對性、深入的溝通交流。

                據期貨日報記者了解,雖然在本次討論中,仍有部分企業和部門對于原油期貨的推出是否已條件成熟,以及推出后是否能達到預期效果等方面仍存在疑慮。針對此,張玉清在會上表示,不應對原油期貨上市后能否起到影響國際原油價格的作用有太高預期。在他看來,即便原油期貨上市后達不到大家的預期目標,對我國來說也沒有什么大的損失。但如果不開設原油期貨,就根本無從談影響力。因此對我國而言,“最重要的還是先把市場發展起來,畢竟沒有市場就什么都沒有”。

                “這就像孩子的成長,天天討論日后是上北大、上清華,還是上牛津、哈佛,但是孩子沒生出來,討論再多也沒用,先把孩子生出來,先上幼兒園,好好培養能上好的中學,再根據孩子的特點來考慮長遠的事情。”張玉清笑著回憶道。

                正是基于這樣的理念,會議結束后,各部門逐漸在原油期貨上市問題上形成共識,并開始研究如何對在我國開展原油期貨提供政策支持。形成共識后,給國務院上報了的有關請示,并獲得同意。

                在協調推進會之后,各項工作迅速推進。2013年9月25日,經證監會批準,在自貿區注冊成立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原油期貨的國際化交易平臺落地。2014年12月12日,證監會公告,批準上期所在其國際能源交易中心開展原油期貨交易,證監會將會同各相關部委,發布與上市原油期貨相關的各項配套政策和管理辦法。上海國際能源交易中心和有關各方要全面做好原油期貨上市交易的各項準備工作,確保原油期貨平穩推出和安全運行。

                與此同時,我國石油產業改革不斷推進,更有利于原油期貨上市的需求。“比如2013年國辦發[2013]83號文提出‘賦予符合質量、環保、安全及能耗等標準的原油加工企業原油進口及使用資質’。2015年發改委發改運行[2015]253號及商務部商貿函[2015]407號文件落實國辦文件精神,使得符合條件的原油加工企業可獲得加工進口原油的資質以及原油非國營貿易進口資質。這些都為原油期貨市場的發展奠定了更好的基礎。”張玉清介紹。雖然,因為種種原因,原油期貨直到2018年3月26日才正式上市交易,時間略晚,但他認為,2018年的市場環境也更為適合。

                對于上海原油期貨這一年多來的表現,張玉清認為:“并未辜負市場預期。目前的成交和持倉量都在快速增長,遠超國際其他原油期貨品種上市初期水平。這與上期所長期的研究、精細的準備有關,為原油期貨打下了堅實基礎。也說明,中國原油期貨的規則設計經受住了市場的初期考驗。”

                但張玉清也表示,目前企業的參與度還不夠,未來需要加大宣傳,吸引更多境內外產業主體積極參與,“畢竟只有企業大量參與了,價格才能真正反映產業的供需和經營狀況,只有國際投資者積極參與了,我們的價格才有可能成為國際原油貿易的基準價格”。

                針對原油期貨價格國際影響力的提升,他建議,相關部門可以考慮像美國一樣,定期發布國內的庫存信息和其他產業信息,這樣不僅可以提升市場信息的透明度,與中國原油期貨價格相結合也能更好更快地反映中國的需求情況,進一步提升中國在國際石油市場上的影響力。

                另外,張玉清還建議,上期所未來應推出更多的能化系列期貨品種,構建豐富完善的能源化工產品體系。“畢竟,原油期貨本身只是一種原料,與人們的日常生活存在一定距離。若想要其功能更好的發揮,也需要將天然氣以及下游的汽油、柴油、航空煤油等與人們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品種配套推出,形成一個完善的產品生態體系,這樣才能更好地服務實體企業。”

                附件下載
                财神捕鱼棋牌